2009年9月10日 星期四

[影片]尺八痴人演奏 觀眾也痴狂

video
☉陳可涵
他遊走在地下街,直挺挺地站在人潮堆中表演,沒有刻意搭建的舞台,好像很近、又好像很遠。一切發生在當下,演奏家靠著精湛的技藝對著來往的路人傳達自己,同時不斷詰問自己作為一個藝術表演者的價值與哲學意義。

表演資歷逾千場

他是街頭藝人「尺八痴人」吳逸昶,今年62歲,是位全職的街頭藝人,表演資歷超過1千場。15歲那年,吳逸昶得到人生中第一把尺八,隔兩年向林吟風拜師學藝,就此與尺八結下不解之緣。而林吟風就是日本琴尺八演契名人吉田晴風的門下。

尺八是從日本傳進來的樂器,吳逸昶解釋,日治時代尺八是當時日本人的娛樂之一,也是個人財產的一種,後來因規定戰敗國人民不能攜帶財產與軍火返國,這項技藝就此流傳下來。

尺八是一種吹奏難度很高的日本簫,吳逸昶是台灣唯一擁有齊全的尺八十二律管的人,他的尺八一把就要價日幣25萬。

登台7小時 中場沒休息

吳逸昶表演時穿著一身雪白的日本和服,頭上套著一個方形竹簍,他說這是日本僧人「明暗流」在托缽或聚會時的穿著打扮,頭上的竹簍叫「天蓋」,使遊走他鄉浪跡天涯的虛無僧們保持神祕感。吳逸昶接觸到日本明暗流的文化之後,覺得「受賞」跟「托缽」有異曲同工之妙,又因為尺八最適合吹奏日本「道中曲」的演歌;這類演歌多是描寫遊走他鄉、離鄉背井的流浪者的心境,戴上天蓋表演,能使聽眾著迷於他的「音樂」而不只是「形體」。因此吳逸昶會穿著這身特殊的造型打扮,連續吹奏數十首演歌而不停歇。他最高紀錄是一次登台站7小時,全無中場休息,一氣呵成。

吳逸昶回憶起啟蒙老師林吟風告訴他:「從接觸尺八開始,要經過吹奏1萬個小時以上的功力才夠資格成為演奏家。」換算回來,如果每天吹奏1小時,必須要經過27年5個月這個目標才能達成!吳逸昶接觸尺八將近50年,他對於尺八著迷的程度絲毫未減,反而「愈久愈留戀」。他的「尺八痴人」稱號是大女兒取的。他說,以前有次外出表演,老爺車卻在半路拋錨,同行的大女兒問他:為何不將買尺八的錢拿去換一部好一點的車來代步?吳逸昶只回說不值得;他甘願提著兩箱樂器辛辛苦苦地走到表演場地,也不願變賣自己最寶貝的東西來換取更優渥的物質生活。他的女兒聽了取笑他是「傻人」,從此就以「尺八痴人」來稱呼自己。

寫詩反應心境

對一個街頭藝人來說,四處奔波表演的經驗,應該是「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」。吳逸昶曾經將自己的感受寫成一首「尺八心境」詩:

「藝術無價但需貲,蓄廩常空生活事;樂音界論本是無,禪籟和鳴卻猶孤。」

他說,這首詩是他在16年前寫下的,前兩句是寫「境」、後兩句是寫「心」。「貲」是指很少的錢,「廩」是糧倉,前兩句意指玩藝術的人因為太投注藝術而經常無法賺錢滿足溫飽。第三句表達他早期玩樂器卻相當受到排斥的回憶,尤其是戒嚴時代,不能吹奏日本演歌。第四句是表達他的感慨,雖然取得街頭藝人的表演執照後,表演機會寬廣了,但每一回的表演,在眾多人海中,仍有知音難覓的孤寂感。

粉絲主動買補品送他

吳逸昶的聽眾大部份是上了年紀的人,有些粉絲會主動買補品給他,叮嚀他把身體顧好才能吹奏給更多人聽。也許因為他的音樂和神祕的裝扮,曾有聽眾在看完表演後,虔誠之心油然而起,就地雙手合十膜拜或默禱。他回憶最特殊的一次受賞紀錄是,有一晚在西門町表演時吸引了一位日本觀光客駐足聆聽,那位日本人先投台幣打賞,再聽完一曲,改投美金打賞,後來因為太過動聽不忍離去,竟直接拿出日幣1萬塊打賞,讓吳逸昶受寵若驚。

──轉載自《Taiwan News國際財經&文化月刊》◇

0 意見: